<ruby id="h13f3"><var id="h13f3"><address id="h13f3"></address></var></ruby><strike id="h13f3"></strike>
<strike id="h13f3"></strike>
<strike id="h13f3"><i id="h13f3"><cite id="h13f3"></cite></i></strike><ruby id="h13f3"></ruby><strike id="h13f3"></strike>
<strike id="h13f3"><dl id="h13f3"></dl></strike>
<span id="h13f3"></span>
<strike id="h13f3"></strike>
<strike id="h13f3"><ins id="h13f3"></ins></strike>
<strike id="h13f3"><i id="h13f3"><cite id="h13f3"></cite></i></strike><strike id="h13f3"><i id="h13f3"></i></strike>
<strike id="h13f3"></strike><strike id="h13f3"><i id="h13f3"></i></strike>
首頁 | 聯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 手機站
北京正盛三維科技有限公司
服務熱線:010-

產品目錄

聯系方式

聯系人:業務部
電話:010-
郵箱:service@www.zbpengju.com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正文

中歐光伏戰幕后現德富豪

編輯:北京正盛三維科技有限公司  字號:
摘要:中歐光伏戰幕后現德富豪
有著兩座古堡的德國富豪阿斯貝克,屢次游說歐委會對中國光伏產品征收懲罰性關稅,如今可能要失算了

在德國,人們習慣叫他“太陽王”。弗朗克·阿斯貝克(Frank Asbeck)的奢侈品味、肆無忌憚的發言方式,以及作為太陽能行業龍頭——太陽能世界公司(Solar World)老板這一事實,為他贏得了這種稱呼。

這位擁有兩座古堡、把350公頃私人森林當作狩獵場的古怪富豪,正是游說歐委會向中國太陽能面板征收47%的懲罰性關稅的最大幕后推手。

歐委會去年對中國光伏產品發起反傾銷和反補貼調查,涉及中國企業對歐盟出口金額高達210億歐元,號稱歐盟歷史上涉案金額最大的“雙反”案件。按照歐盟相關法規,歐委會預計將于6月6日作出初裁。

但目前的形勢正急轉直下,至少14個歐盟成員國(一說是17國),都在歐委會日前針對是否對中國光伏產品征收臨時反傾銷稅舉行的投票中投了反對票。尤其是德國“變臉”后的反對,為中歐貿易戰的預期大大降溫。

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27日在柏林出席中德工商界午宴并發表演講時表示,27日上午德方正式答復歐委會,反對對中國實行“雙反”調查。德方本應在三天前正式答復歐委會,但一直延遲到27日上午,原因是德方希望聽取中國政府的聲音?!斑@一立場是中德共識,我高度贊賞?!痹诖饲暗闹械驴偫頃钪?,李克強與默克爾都表達了避免貿易摩擦的意愿。

此前有德國媒體揶揄稱,歐洲必須冒著展開貿易戰的風險,讓太陽能世界的日子好過一點,這個提議完全符合阿斯貝克的風格??扇缃竦那闆r,恐怕要令“太陽王”失望了。

“太陽王”和他的游說

在歐委會這一輪對中國太陽能面板發起“雙反”調查的過程中,太陽能世界公司幾乎是單槍匹馬地引導著“反中國陣營”。

去年,太陽能世界公司首先通過其在美國的子公司“試水”,在華盛頓提出申訴,指責中國競爭對手存在傾銷和非法補貼行為,其中包括數十億歐元的廉價政府貸款等。最終,美國政府決定對中國企業生產的太陽能組件征收最高為250%的懲罰性關稅。

而太陽能世界公司則順勢在歐盟提出了類似的訴訟版本。不同的是,歐盟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太陽能市場,其裝機容量比美國市場要大10倍左右。

“如果不是無盡的政府補貼,大多數中國太陽能企業已經破產很久了?!碧柲苁澜绻厩案吖?、歐洲光伏制造商(Prosun聯盟)現任主席尼茨史克(Milan Nitzschke)表示,但僅僅在2012年,就有超過20個歐洲主要太陽能電池制造商無力償債。

Prosun聯盟正是“太陽王”發起的反對中國太陽能板制造商的運動。尼茨史克表示,這次訴訟事關歐洲太陽能產業的生存權?!叭绻稽c措施都沒有,我們將喪失整個行業?!?

《第一財經日報》記者查閱太陽能世界公司財報發現,2011年,該公司虧損大約2.33億歐元;2012年1~9月期間,經營虧損接近1.9億歐元,流動資產損失率高達60%;在2012年三季度后,其總虧損額已超過10億歐元。

阿斯貝克被迫承認他的公司存在財務困境,并開始與債權人談判。然而德國媒體指出,阿斯貝克顯然認為公司重組應該用別人的錢,而阿斯貝克一貫善于利用國家政策致富。

《明鏡周刊》報道稱,在德國,阿斯貝克曾為獲得盡可能高額的太陽能補貼而奔走多年,并且取得了成功。據萊茵西法侖經濟研究所計算,電力消費者通過繳納電費而支付的太陽能光伏發電設施補貼總額,超過了1000億歐元。

如此巨額的補貼,導致在德國安裝了大量的太陽能組件。而從中受益的,則是該行業最大的巨頭太陽能世界,特別是其老板阿斯貝克。

阿斯貝克自從太陽能世界公司創建至今,已將大約2800萬歐元的股息納入囊中;此外,他通過出售股權,獲得了4000萬歐元的收入;不僅如此,他還領取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的薪酬,在業務良好的年份,這份薪酬高達100萬歐元左右。

阿斯貝克用這些錢,享受著有如巴洛克時代貴族的生活方式。2008年,他買下了位于德國卡爾慕特的狩獵古堡,包括周圍350公頃的私人森林在內。如要參加業務活動,他喜歡開著黑色的瑪莎拉蒂前往。

當亞洲的組件生產商以低廉的價格令德國生產商節節敗退的時候,太陽能世界公司由于擔負10億歐元左右的巨額債務,也必須進行重組;而面對債權人,阿斯貝克則把主要責任都推到中國企業身上,并聲稱如果對于中國光伏產品征收預期中的反傾銷稅,那德國乃至歐洲光伏市場將于2013年下半年恢復公平競爭,而其公司也將走出困境。

不過,阿斯貝克最近一次登上德國媒體頭條,與身為歐盟“雙反”調查幕后推手的身份無關,而是因為他在公司陷入財政困境時,又購買了其人生中的第二座城堡。

這座古堡位于中萊茵河雷馬根區域,售價500萬歐元。德國光伏產業的困境,似乎完全無損于“太陽王”的巴洛克貴族式生活方式。

鑒于“太陽王”把反傾銷關稅描繪成德國太陽能產業的救星,《明鏡周刊》評價道,也就是說,現在要由國家出手援助這名擁有兩座古堡的人。

歐盟躊躇對華“出手”

事實上,對于歐委會而言,對華出手是非常棘手的問題。專家們擔心,懲罰性關稅會引發與中國的貿易戰,這是像德國這樣依賴出口的國家不愿看到的。

與此同時,歐盟法律中的確存在協商空間:在其中一份被稱為“社會利益”的條文中,就允許歐委會在非法傾銷或補貼已經對歐洲生產者造成損害、但征收懲罰性關稅將違背歐盟更廣泛利益的情況下,采取不征收關稅的措施。

這一條文定義模糊,而對于“更廣泛利益”的可能解釋方式,則包括對于消費者更高的價格、對歐洲人就業機會的危害,以及對環境造成的影響等。

諷刺的是,阿斯貝克發起了Prosun聯盟,但大部分歐洲太陽能企業則加入了另一個聯盟——平價太陽能聯盟,并推出了專家研究報告。

這份委托經濟顧問公司Prognos所做的報告指出,如果對中國太陽能電池板起征60%的關稅,那在3年內,歐洲恐怕會喪失24.2萬個就業機會。

24日,平價太陽能聯盟在布魯塞爾舉辦了一場特殊的“葬禮”,“悼念”因歐委會可能對中國光伏產品征收懲罰性關稅而即將失去的20多萬個歐洲就業崗位。

中國駐德國大使史明德此前也表示,中國生產光伏產品的機械設備85%來自德國,成品返銷德國,消費者可以獲得價格低廉的產品,可再生能源行業得以快速發展,德國也從中獲益。

史明德表示:“中國的勞動力成本比歐洲低。即使在歐洲內部,不同企業的競爭力也有高有低。個別企業失去競爭力,不應把責任推到別人頭上?!?

德國媒體預計,如果與中國發生貿易戰,首當其沖的受害者,就是那些以中國為主要銷售市場的德國機械設備制造企業。

倍感業界壓力的德國總理默克爾已經反復強調,不希望同中國發生貿易戰。而德國經濟部長羅斯勒也表示,德國對來自中國方面的貿易報復存在著“很大程度上的擔憂”。

就在24日,包括德國、英國、荷蘭、瑞典在內的至少14個歐盟成員國都對歐委會對中國出手的舉動投了反對票,目前僅能確定有4個國家投票支持,這其中堅定站在歐委會一邊的國家是法國、意大利以及西班牙。

上述投票結果雖然無法改變歐委會初裁的決定,但是將改變此前看似中方處于不利地位的“光伏案”博弈中的力量對比,對于力推此案的歐委會也將是一個沉重打擊,并將削弱歐委會在此后跟中方就“光伏案”談判過程中的“地位”。

不過,在對中國進行“雙反”調查中最賣力的歐委會貿易專員德古赫特則在周二表示,不會迫于中國的壓力收回懲罰性關稅的計劃。
上一條:2012,太陽能企業年會就是鏡子 下一條:回收逐步規范 鉛酸蓄電池產業有望繼續增長
欧美a级完在线看完整版_欧美成 人 在线播放乱妇_国产 精品 亚洲 欧美 高清